逃离山涧

对不起,会删的。

我有

我曾有一扇窗

它透进阳光

空气里的尘埃也闪着光芒


我曾有一本书

它记载着不为人知的酸楚

也揉着银杏叶的泪珠


我曾有一盏灯

撒下我的虔诚

风华在其中寄生


背风岛屿

05

感谢你肯照耀我。

钟屿是个小胖子,现在是个胖子。

阿屿常常摸着自己肉肉的大腿,黯然神伤。哪怕不是人家的小竹竿,也不能这么粗呀。

别人偶尔会笑两句,“这是吃的什么呀,长的这么好。”通常这个时候阿屿是不理睬的,并且心里默默翻个白眼,没眼力见儿的人。

某小学六年级二班课间。

同桌来一句,“最近伙食挺好啊。”
阿屿不睬他。
“不得不说,你的头真大。”
这个一直是阿屿的痛处,可是她也没有办法,突然有点难过。阿屿瘫在桌子上,头埋在双臂中间。

“你自己长成那个样子还说人家。”清脆明亮的,某小贱的声音。(ps:同桌是男的)
不过小蔡同志,确实从来没嘲笑过她。
“哎呦,我怎么样啦!你长得倒真是漂亮,嘿嘿嘿,花姑娘。”
某小贱:。。。。。。
阿屿确定了,这个小贱人,就是在维护她。阿屿肉乎乎的脸在没人看的见的地方,笑成了一朵花。

我的小贱,不是个三好学生,但我坚信,他是个五好少年。

06

阿屿即将成为一名初一学生。

从拍毕业照那天起,阿屿就有一种预感,很快很快,她就失去她的蔡小贱了。不,不会,因为她的蔡小贱,从来也不是她的。

阿屿黑,也不知道今年为什么校长非要在五月底拍毕业照。骄阳似火,于是阿屿,黑的发亮。

看着自己反光的额头,阿屿心里把摄影师千刀万剐。

阿屿很难过。
毕业照是唯一的一张合照啊,就给他留下这样的印象吗。我真的,没这么丑啊,你,别忘了啊。

毕业的那个暑假,阿屿没再见过蔡小贱。他不会离开的,一定是的。对吗。

背风岛屿

BGM: 피아노의 숲 (钢琴森林)《계절의 끝 (季节的尽头)》http://url.cn/58kMy4g

03

某天英语课上。阿屿拿着个小本本,勤勤恳恳地记她的小名单。毕竟这些人是要今晚替她扫地的。

唉,前面第一排那个谁,聒噪得很,平时说话就满嘴放炮,很是讨厌。于是阿屿有了小心思,在“吴波”后加了个小括号,写上俩字,严重。

然而后面某小贱,一直拿笔戳她,阿屿回了头,悄声说,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”
“这个单词怎么读?”
阿屿回了他,又迅速的转了回去。

一会儿。
戳戳戳戳戳,戳你个毛线!
阿屿又回头。
“这个,这个呢?”
阿屿翻了个白眼,依旧回了他。

还戳,我戳你大舅爷爷个姑奶奶!
“嘿嘿嘿,最后一个。”
阿屿没了好气,仍旧回了他。

我想戳死他肿么办-_-#
阿屿一脸别人欠了她一千万的表情。
“不是说最后一个吗?!”
“这次没有了,我就是觉得好玩。”
好玩你奶奶个腿!

于是阿屿用她发明的新方法,画了某小贱的英语书一大笔,心满意足地转了过去。
某小贱一脸黑线。

又是数学课。阿屿托腮,望天,哦不,是天花板。
阿屿又将她的小本本放在了讲台上。

第一排几个人跟成了长颈鹿精一样,就想瞅瞅那死亡名单上有没有自己。

阿屿感叹,大家都不记得有没有管好自己的小嘴。

那份名单上,自然是没有蔡小贱的名字的。当然不是因为偏袒,阿屿心想,如果他算的话,那我岂不是也算?老班可说过,问单词的,都不算。

“哈~”阿屿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老班进来了。

04

照例是上完课后开始宣读名单。没有几个人,吴波是最后一个。

“严重,这是怎么回事,吴波,来,你给我讲讲。”
“我是讲话咧,我旁边人不也讲话着么。”(*安徽方言)
“xx,xxx,你俩站起来。”
两人不情不愿地扭着起来。

“钟屿自己不也讲话着么。”
被突然点名的阿屿一脸懵逼。
“钟屿你也站起来。”
平时阿屿软弱,从不跟任何老师顶撞,说什么也是乖乖地受了。
但是,她这个人,最受不得的,就是被误会。

阿屿没有站起来,她一字一顿地说,
“我没有。”
“都有人看见了,还不站起来。”
“是有人问我单词。”
“谁?”
阿屿细想,说出来应该也无关系。
于是回答道,
“蔡斐臣。”
“蔡斐臣,你来说。”
一向嬉皮笑脸的他此刻严肃起来,
“我问了她单词。”
阿屿松一口气,心中顿生小欢喜。

此时却有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,
“老师,我看见钟屿画了蔡斐臣的书。”
“是吗?”老师走下讲台。
蔡小贱盖上了他的书。
老师都走到了跟前,他仍不肯移开手。
老师扳开他的手,翻开英语书,看到了那刺目的一笔。

“站起来吧,钟屿。”
“我是在回答他问的单词。”
“站起来,我不想再说一遍。”
“我没有。”
“起来。”
“我,没,有。”阿屿坐在板凳上,双手紧扣着桌子,她咬着牙,眼眶已经红了,却不肯让那滴泪掉下来。

老师也恼了,“给我滚站起来。”
阿屿缓缓站起来,依旧是说,
“我没做错。”

今天晚上的扫地免不了了。

吴波很早就跑了。
阿屿拿着扫把,想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
是我得罪他了吗?废话,都记他名字了。
可是真的至于吗?
阿屿没想明白,也不想再想。

还好啊,老师没有罚蔡小贱扫。我把他供出来了,他要是受罚了,我又得良心不安了。阿屿心想。

阿屿扫到了吴波的座位,突然生了坏心思,她从前从来不敢干的,她撕了吴波的英语书,一条一条的,阿屿想,这是她见过的,最好看的流苏了。
她叮嘱一起扫地的人说,千万别说是她撕的。
然而第二天,还是有人去告诉吴波了。
阿屿叹气,防不胜防啊。

幸好吴波也讨厌老班,不然他肯定去告状了。阿屿默默想。
他真讨厌,阿屿下了结论。
那天之前,阿屿从不轻易对人下结论。
阿屿知道了,一开始讨厌的人,就不要给他留在自己这里洗白白的机会了。
一直讨厌下去好了。

于是这个夏天结束了。

背风岛屿

暗恋梗 算是BE

01

喜欢了就是喜欢了,但也是有理由的。

某小学五年级二班课堂上。

某姑娘头一沉,猛然清醒,盯着书发会儿呆。

“钟屿你怎么这么能,才小学你就学会上课打瞌睡了。”吐槽完自己后,默默把书竖起来,探出脑袋,给了数学老师,也就是老班,一个心虚的眼神。

要是知道老班也会回她一个眼神,她打死也不会抬头的。

“本姑娘这辈子,怕不是要跟数学结仇了。”哪想到,一语成谶,恼死了阿屿。

好在本姑娘平时努力用功,好在本姑娘榜单前三,好在本姑娘年年都是三好学生,呃,除了英语69那次。

后面传来一声轻笑,阿屿回头一瞥,果然是那个蔡小贱,随即给了他一个“你再笑我就让你笑不出来”的眼神。

然而某人笑得更欢了。
所以铃响后,他遭到了生活的毒打。
他也不生气,也不打小报告。
就是一味地傻笑。

现在想起来,嗯,阳光落在他的发丝上,他笑得,可真好看。

02

我心里的那个少年,是个真美人。

那个夏天流行一种叫七个小矮人的冰棒。
蔡小贱每天都捧着一袋跟捧着什么稀世珍宝似的,一脸得瑟。

阿屿那个大义凛然的同桌,仰起一脸狗腿子的笑,说:“小蔡,蔡斐臣,蔡蔡,给一个呗~”
“咦~”某人一脸嫌弃。

阿屿觉得,自己是五年级的人了,再不是四年级的小屁孩了,于是装矜持中。

一会儿。
他怎么还不给我?!

“给你一个”
嘿嘿嘿,终于等到了。
阿屿一脸傲娇,伸出小胖手,接住冰棒。
唉,他怎么这么瘦,这么白,这么,,,美。

是的,小蔡肤白貌美大眼睛,活脱脱一个美人。只是那个时候,大家都以此来打趣他,说他是西施,貂蝉,蔡昭君。
美人眼一瞪,不乐意了。
哎呦呦,眼睛更大了,真特么好看。

后来大家上了初中,瞅瞅旁边一群歪瓜裂枣,才知道错过了一个什么极品美人。其中就包括阿屿。
不过阿屿坚信,她看中的是人品,外貌只是辅助,辅助而已。

阿屿舔着冰棒,一想这是他给的,莫名开心,傻笑。
小蔡也傻笑。

阿屿又忘记写作业了,老班板着个脸。
小蔡继续傻笑。
他又遭到了生活的毒打。
仍然傻笑。

阿屿感叹,唉,对脸,还是下不了手。

老班给了阿屿一个差事,上课的时候拿个小本记说话的人的名字。
阿屿尽职尽责。
转变从这里开始。

阿屿也终于明白,原来不是所有的同学,都是傻而良善的。

这是后来的故事的开端。